予乐

嘛最近在读的书.
《1984》

泥嚎,这里是予乐!


APH厨,大本命少主,二本命英sir,本命cp米英不拆不逆.


可能偶尔会有一些杂七杂八的随笔和同人小说?


欢迎勾搭ww.


Down

嗯庆祝1923米英日.

渣文笔.谨慎观看.OOC可能有.

国设米英,二/战设定.

欢迎吐槽ww.

英/格/兰简直要疯了.

头顶德军的飞机还在不停盘旋轰鸣着.四处硝烟弥漫,伦/敦的天空灰暗得像是看不见第二天的太阳.不肯给自己借用港口的那位爱/尔/兰兄长.整个欧/州基本已沦陷,他几乎处于孤立无援的境界.还有意/大/利那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子,却又在北/非暗中捅他一刀,总之,情况还真是有够糟糕的.

但对于英/格/兰来说,最最最糟糕的事情,莫过于向德军投降,与那个建国还没到一百年的小鬼投降?想都不要想.英/格/兰瞥了一眼墙上挂着的那张红色海报“Keep calm and  carry on.”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他现在面对的首要问题就是,他的美元储备已经接近枯竭,却还是要购买大量的武器.此时英/格/兰不得不想起大洋彼岸那边的年轻国家,靠着远离战争中心的国土,在一/战中大发横财,而自己呢?都还没来得及歇口气却又被卷入了第二次战争,想着想着,英/格/兰又觉得糟透了,一切都是.他都能想象到这场战争结束后,那美/利/坚小伙把自己一脚踹下世界霸主的位置了.

“柯克兰先生,有人要见你.”外面站岗的士兵探进头来小心翼翼地说道.

“不见!”英/格/兰烦躁地吼了一句,他现在连自己的顶头上司——温/斯/顿·丘/吉/尔先生都不是很想搭理,更别提这门外那连姓名都不报就想见自己的人物了.

“英/格/兰,这就是你所谓的绅士风度吗?连远道而来的客人都不打算好好接待一下?”

听到这声音,英/格/兰愣住了.

是美/利/坚.

“进来.”他有些无力地垂下头,嗓音略带沙哑地说道.

当美/利/坚走进房间时,也着实被英/格/兰现在的样子给惊到了一下——原本沙金色的头发此时却略显暗淡,一双本该像盛满了一片森林一样的祖母绿眼瞳有几分失焦.额头上,手腕上,脖子上,凡是没有被军装掩盖住的地方都缠满了绷带,隐约还能看见星星点点的血迹.

就在那一瞬间,美/利/坚的嗓子跟堵住了一样,什么也说不出来,他见过英/格/兰跪在他面前痛哭流涕的模样,但见得更多的则是那人在复杂多变的国际环境下,还是能游刃有余地去撰取自己的最大化利益.他是世界霸主,他是日/不/落/帝/国.他那不/列/颠的骄傲决不允许别人践踏.可他现在看上去,又是如此狼狈.不过美/利/坚也清楚,在那看起来纤细的身子下,蕴含着无限的力量,准备给德军来一次狠狠地反击.

“你来干什么?”最终还是英/格/兰打破了他们俩之间的沉默,“我以为你这时应该坐在你华/盛/顿的办公室里一边吃你那一堆的垃圾食品一边想这么在这次的战争里又一次大发横财.”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嘴上不饶人.”美/利/坚无奈地笑了笑,“我可是站在你这边的.”

“站在我这边?可我想我已经没有足够多的美金来购买你家的军火了.”英/格/兰阖了阖眼,言语之间有些疲惫.

“Hero会解决的.”美/利/坚说着顿了顿,他看着英/格/兰眼下那两抹青黑,皱了皱眉,“我已经想出解决的办法了——但在此之前,你应该先休息一下.”

“嘿这问题还没解决我怎么能休息……”

“我说行就行,Hero可不接受反对意见哟.”美/利/坚一屁股在英/格/兰身边坐下,指了指肩膀,“肩膀借你用会儿.你要是不愿意我就采取强迫手段啦老古板.”

“死小鬼.”英/格/兰咕哝一句,不情不愿地把头靠在美/利/坚的肩上.是什么时候这家伙的肩膀变得这么宽厚了呢?那个当初在北/美田野上的孩子已经长大了,甚至自己都已经追不上他的步伐了.

正当英/格/兰思想漫无边界飘浮之际,美/利/坚开口了:“英/格/兰,一切都会结束的……我向你保证.”

“如果你有本事叫你的国/会宣战,我相信一切的确很快就会结束.”英/格/兰闭着眼睛说道.

“会的,会有那么一天的.”美/利/坚望着窗外伦/敦的街道,“好了,快睡一觉吧,老古板,要不要我给你唱摇篮曲啊?”

“算了吧,听你唱摇篮曲,我大概这辈子都睡不着了.”英/格/兰说道,他似乎听见了美/利/坚的一声轻笑,大概是太疲累了,英/格/兰沉入了梦乡,梦中有他那片玫瑰花田,有伦/敦已经放晴的天,和一双蔚蓝色的眼.

美/利/坚看着已经熟睡的英/格/兰的脸:“睡着的时候还是蛮可爱的嘛……”他用脸轻轻蹭了蹭英/格/兰沙金色的发丝.

他们曾经在阳光灿烂的天下一起喝过下午茶,也曾经在雨中看着对方心痛着却默默无言,英/格/兰曾经也拿着枪指着他的心脏,嘶吼道:“去死吧,美/利/坚.”他们曾经冷言冷语相对.但现在他们在一起,并将继续一起走下去.

这才是最重要的.

新世界将把旧世界从泥潭里拉出来,并朝着崭新的黎明前进.